蔡政霖 – 畢業心得

研究 在Logos Lab待了將近兩年半後畢業了,這段期間充分體驗到蔡老師的研究帶領下的「套餐式訓練」,訓練過程就是「做好研究」,而訓練目標就是使自己對於任何事的表達可以用簡單明瞭的幾句話來讓別人明白,不管是口述上或者撰寫上。 我覺得在研究過程當中會經歷不斷的自我邏輯檢驗,包括survey並比較前人的paper,以及自己提出的proposal跟別人的實驗比較等,都需要謹慎的態度去面對,可以學習到這樣的態度是以前所沒有過的,再加上蔡老師會陪同自己一起檢視,因此每次跟老師個咪時,如果老師對於我說的東西有疑惑的時候,很大部分是我有邏輯有漏洞或不夠周全,甚至,可能是我表達方式出了問題,因此會意識到我除了知識上的不足外,還會發現是我做事的方法也須改進,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會說老師是很大的test bench,因為老師除了會幫我們測出研究方面的bug外,同時也會測出我們自己身上的bug,例如做事方法、心態、作息上面的缺點,我覺得這對我幫助很大,因為以往自己很難發現自己的隱性缺點,而這往往會阻礙自己投入在一件事上面的成果,跟老師一起作研究我發現我可以更認識自己,不管是優點或缺點。可以活用自己優點並不斷改善自己缺點才是個成長的自己。其實最後能作到自我檢驗自己才是老師期望我們所能達到的,畢竟以後不可能總是有人一直在身旁導正自己。   Presentation 作好口述報告一直是我認為最困難的部分,畢竟要在25分鐘不中斷的一口氣從頭講到尾而且內容要清楚。我認為若要報的清楚,本身slide一頁的內容要簡潔,每一頁內容有出現文字跟圖片都要讓reader覺得有看的必要,否則就別放,另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內容的一致性,要做到這點就是想辦法讓自己當頁的內容結尾要帶出下一頁所要講的,往這兩個方向修正,對自己所要報出來的內容也會清楚非常多。 因為我們一開始都是看別人的paper然後報告,很容易把paper裡面的有制式性的「架構」搬到slide上面,有時候這會導致我們不管怎麼報都會不順,我認為並不是每一篇都適合這樣報的,其實需要像老師所說的自己咀嚼消化後,再用讓別人容易懂的方式來呈現,而檢驗是否容易懂找人練習最快,就可以知道哪裡不足了。   撰寫Paper 以往我們實驗室是先present自己的proposal到一定的完整度後,才開始把內容寫成paper,其實會發現在寫的時候,論述的邏輯需要更加嚴謹,前人文獻的考察也要更仔細才能去論斷別人的contribution。跟presentation比較相反,寫paper偏重細節而且全面的傳達,而presentation則是單一重點且概念式傳達,這兩個都會互相對自己work的理解有更大的幫助,有相輔相成的作用。 我在跟老師往返paper其間,常常比較需要在重新構思的是introduction跟related work部分,畢竟這是要讓reader想繼續看下去最重要的章節,我覺得我們常常在這邊會寫的比較亂甚至沒有把自己work的價值跟定位寫出來,最後就變成東寫一塊西寫一塊的情境,不但前後段落內容不一致而且每一塊的也都沒有說出有意義的結論,因此老師才會建議修寫作課來補強這部分。而自己在看自己或者別人的paper進量用第一次看到這篇的角度下去看才會對自己或別人有更大的幫助。

Continue Reading